%36%30%43%48%49%50%31%6f%70%31%35%30%52%30%49%74%6a%34

[MyCraft·我的手艺]申请权限?作品展示?下载存档?赶快注册吧!
Join MyCraft

合作站点账号登陆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facelist doodle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登录 | Join MyCraft


从岩浆上摔 2014-9-9 19:29
冲仔哥哥知道我是谁吗
Magic物語 2014-2-21 22:22
還有哦       這寫了我一個禮拜加上想   



「早安~啾啾啾啾~~鳩。」她先是模仿著電鈴聲般的那種啾,而後用了有些親暱的聲音呼喚了我名字裡的最後一個字。

  喀咑──我用力的關起家裡的大門。
  
  夏鶇和我告白後的隔天……一大早就看到幻覺了嗎?

  喀咑──然後再次打開了家裡的大門,這次她出現在更靠近門口的地方。

  「鳩──看到可愛的女友出現在家門口,約你一同去上學,這樣的反應很過份耶~」她鼓著臉,好像有些生氣。

  「不不……我只是有些驚訝…呃……該怎麼說呢……」我搔了搔頭,內心試圖尋找比較微婉的句子,本能卻選擇了直球──

  ──「還不是妳的關係嗎!是誰昨天說了一起回家會害羞的呀!」

  「哎呀?可是今天是第二天呀~」夏鶇用食指輕輕抵住了下唇,模樣有些俏皮的說著。

  「標準是這樣的嗎?說好的循序漸進呢!」

  「第一天是第一天,第二天是第二天。」她用手在空中將「兩天」明確的分成了「兩堆」。

  「──按照這種速度發展,馬上就會結婚生子了吧!」

  聽見我的吐槽,夏鶇卻當真般,遮住了嘴:「啊──」了一聲,不過驚訝沒有一秒便立刻回復了平靜:「沒想到鳩這麼的直接,如果鳩真的這麼想的話…可以喔~現在就去公證結婚吧!」

  「這也加速過頭了吧……」她好意思,我倒不好意思了起來。

  「是吧、是吧~這樣很奇怪吧?」
  
  「沒錯!非常的……」等等等,奇怪?差一點就掉入她的陷阱了呀!我立刻改口接上:「一點都不奇怪!」

  「咦?是嗎?我覺得滿奇怪的說…是哪裡不夠奇怪呢?」

  夏鶇竟然在「奇怪」的點上鑽牛角尖了起來……其實這傢伙結婚的前提裡並不包含著「愛」嗎?難道只要「奇怪」就可以了嗎?……這麼說起來,交往也是?!

  「到底是哪裡不夠奇怪呢?」她用著水汪汪的大眼直盯著我,看來在這裡無法滿足她疑惑的話,肯定會被拖去結婚的吧!那可不成,結婚生子這種事在輕小說改編戀愛遊戲裡還可以當一個粉絲向的結局,但是在原作故事裡可不允許呀!

  ──必須在這裡阻止她!

  「妳聽過……閃電結婚吧?」

  「閃電結婚?──沒問題的,如果有需要,我們也可以閃電離婚。」

  這傢伙難道是外星人嗎……為什麼我有種思考模式差距太大、無法溝通的感覺呢。不要緊…不要緊…就算真的是外星人也有許多前輩收服過了,只要遵照前輩們所開拓的道路前進,管她是天神還是邪神,照樣能夠拿下!

  不過這裡到底該用哪一位前輩的哪一句台詞呢……我一句能用的台詞也想不起來呀……

  竟然如此……想到什麼說什麼吧!

  我迅速揮出了手,充滿氣勢的說道:「聽好了!──閃婚,閃電結婚,flashmarriage,所指的意思是:認識不久便迅速結了婚!是一個既定的名詞。妳瞭解這代表什麼嗎?──沒錯!這代表了這是種常態性發生,和吃飯、睡覺一般稀鬆平常的事~一點也不奇怪!」

  啊勒?結果我好像只是說出了原本就想說而剛剛被中斷的事吧?這樣的句子到底過不過得了關呢……

  「這樣說好像還滿有道理的呀~」叮咚~叮咚──過關!

  「不過……」竟然有但書?

  「不過?!」

  「比起結婚現在好像還有更重要的事…」

  「更重要的事?」

  「再不出發的話,上學就要遲到嘍~雖然一起上學的第一天就一起遲到好像也挺有趣的!」

  「不好~一點都不好──!」我握住她的手,跑了起來。「如果沒有搭上五分的那班公車,肯定會遲到的呀!」

  好在最後是安全上壘了…要是第一天就出了什麼亂子,我可承受不起呀……


         ◆         ◆         ◆


  「快說,早上和你一塊來上學,還用了超可愛的笑容和你說再會的那位美人兒是你的什麼人?」早自習結束後的課間時間,友人A如同意料中的猛纏著我。

  「嗯……該怎麼說呢……」不說實話的話友人A大概還會一直這麼糾纏下去吧……畢竟友人A不就是為了糾纏而存在的角色嗎……但是有了女朋友這種事,總覺說出來不是很妥當呀……看起來像是在交往倒無所謂,但是真正的就在交往,不就等於故事已經走進結局,沒有其她女角插手的空間了嗎?

  不如在我的後宮霸業打下根基之前,稍稍的拖延一下吧?那麼就……表妹?!表妹的話不錯吧?不像實妹難以走入完美結局,表妹的話既是親近的人,又是後宮的固定人選,就決定用這個設定吧!

  「其實是我的……」

  看著抱著我的手臂,有如發情中公狗般「呼呼呼」吐著舌頭的友人A,我立刻收回了我原先想說的台詞。

  「難道……那是友人A喜歡的類型。」

  「嗯嗯嗯嗯!」就如同看見主人準備餵食的狗兒一般,友人A搗蒜般的猛烈點頭。

  「她是我的女朋友。」

  「什麼──!」友人A稱職的擺出了被雷劈到般的表情。

  「難道你看見人家有幾分姿色,就強行推倒了人家,還拍下見不得人的照片當作籌碼,威脅人家和你交往嗎~」

  「我看起來像是那種人嗎──!」

  他毫不考慮的點了點頭。

  「碰撞是碰撞,看內褲是看內褲,摸胸部是摸胸部。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我還分得清楚好嗎!」

  「那些好像跟變態騷擾也沒有什麼不同……」

  「完.全.不.同──」

  他伸手抵住了前額,好像很煩惱的樣子。「好吧…先不談哪裡不同。昨天放學後你不是去見了你的青梅竹馬了嗎?那麼你到底是什麼時候和那位美人搭上邊的呢……」

  「哼哼~好事成三!」說到這我還真有些得意了起來。

  「哈?你的意思是…你不但從根本不認識的女同學那得了便宜,並製造了一個和青梅竹馬在放學後見面的機會,最後還順便交了一個女朋友?」

  「沒錯,就是這樣!友人A果然都是領悟過人的呀!」我對著友人A比了個讚。

  「沒道理吧…最好是這樣呀……」

  說到這,我用力的拍了下桌子,然後站了起來,「沒錯!就是這樣!所以我可沒有時間在這和友人A浪費呀!」

  「哈?你又想做什麼?」

  「難得的下課時光,當然要擴展後宮版圖呀!」

  「你不是已經有女朋友了嗎?」

  「女孩子這種東西,一打也不嫌多──再會!」和昨天一樣,我用兩隻手指向他行了個禮,感謝他的中場演出。

  「難道…你又要去『碰撞』了嗎……」

  沒有理會友人A的疑惑,我輕快的哼著歌,朝著教室大門前進。

  「離上課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喔~」

  沒有時間不是正好嗎?和急忙趕回教室的少女相撞,發生了意外之吻,接著少女便死心塌地的愛上了主角,也是基本中的基本嗎~


  好啦~那麼就開始尋找目標吧~這次又該選擇怎麼樣的貨色好呢~

  說來夏鶇到底該算第幾女主角呀?因為沒有和白玟進入橫刀奪愛路線的關係,如今的白玟依然只能算是跑跑龍套的路人甲吧?也就是說夏鶇以順位來看,是第一女主角嘍?

  第一女主角、第一女主角、第一女主角……明明就是第二女主角的人物設定卻是第一女主角。啊啊啊──怎麼辦~我好煩惱呀~

  說到第一女主角的話果然還是想要黑長直呀──!

  冷靜、冷靜,居上鳩,冷靜。竟然第一女主角以成定局,那麼就該順水推舟──尋找第二女主角吧!

  至於第二女主角的話,比起第一女主角有著更多的彈性,基本上只要是性別女就能夠成立。當然,一定還是美女,這是最低的底線。雖然說有著眾多的彈性,不過一般來說第二女主角會和第一女主角有著近乎相反的設定,嚴格說起來能選擇的範圍反而變小了也不一定。

  也就是說,如果女一是長直髮的話,女二一定不是長直髮。女一如果是大胸部的話,女二一定是貧乳。女一如果很高挑的話,女二就會很嬌小。女一如果小鳥依人的話,女二一定會咄咄逼人。

  雖然說也有女一是可愛小蘿莉,女二還是可愛小蘿莉;女一是傲嬌,女二還是傲嬌,這種規格外的作品,但是整體歸納起來,就是這樣!

  女二就是為了和女一互補,拓展客群,並且讓選擇更多樣化才存在的。如果和女一完全重複,那麼便失去了她的意義!

  說來與夏鶇相反的設定應該是什麼呢……

  有胸部的相反是沒胸部,有身材的相反是沒身材。身高一百五十九公分的相反……有點尷尬呀,不過本人也只有一百七十公分而已,實在是不想找太高的,那麼就矮小吧。髮型的部份不能是長髮……

  這樣不就只有一種答案了嗎──金髮雙馬尾傲嬌小蘿莉!

  不要問我為什麼是雙馬尾,因為我喜歡!什麼?那為何是金髮傲嬌嗎?居然是雙馬尾小女孩了,這還需要問嗎!

  不過……校園裡真的會有這樣子的角色嗎?

  先撇開金髮不提,我覺得高中校園裡連雙馬尾都超罕見的呀……

  雙馬尾、雙馬尾、雙馬尾,為什麼日本的校園裡會有滿滿的雙馬尾呢,這不科學呀!

  你看,最多就只有那種低低的雙馬尾,那種雙馬尾根本稱不上是雙馬尾~而且大概是嫌天氣有點悶才綁起來的吧?一點都不專業!

  馬尾的話倒是不少,難道我要退而求其次選擇馬尾嗎?


  噹噹.噹噹──

  
  啊…上課的鐘聲響了,還真的如友人A所說一般,離上課不剩多少時間了呀。

  雖然很遺憾,看來這次只好先放棄嘍~想想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嗎~雖然主角表面上看起來風光,但那可是經過完美剪接過的呢~他們肯定也是在走廊上撲空了好幾個鐘響,才碰上了對的機會。

  要相信一直堅持下去,有朝一日肯定能在轉角處撞上金髮雙馬尾傲嬌小蘿莉!

  我重拾了信心,撐起了原先因失落而彎曲的身體,抬起了頭……

  噗嘰──好像撞上了什麼……軟軟的、綿綿的,超越枕頭般舒適的觸感,而且還散發著一股香味。

  「哎呀!」軟軟綿綿的物體發出了有點熟悉,又不是太熟悉的聲響。

  我向後退了一步,哎呀,這可真不得了,「唷!這不是黑長直嗎?」不論如何,先送上親切的招呼。

  「我…我…我跟你很熟嗎?」她的眉毛一跳一跳的,好像很壓抑的模樣。

  「不熟沒關係,今後有機會變熟的嗎~」

  「你想說…這次也是不小心撞到的嗎?」

  「哈哈,這次還真的是不小心撞到的。」我可沒有說謊,但若是真能這麼神乎其技的想撞到胸部就撞到胸部,背負故意之名,我也願意。

  「那麼這隻手,放在這個位置,也是不小心的……」

  「啊?不…這是為了讓我們變熟,所必須的。」

  噗嘰──噗嘰──沒錯,手是後來放上去的。

  「變態──!」

  他抓住我的手,賞了我一技過肩摔,原來黑長直還有武鬥系美少女的屬性嗎!

  「嗚啊──!」

  不過我可沒有練過受身,能不能稍稍留情一點~我能明確感受到脊髓和水泥地進行了一場激烈的搏鬥──噹噹噹,然後裁判舉起了水泥地的右手,宣告水泥地得到了勝利呀!
  
  「啊啊啊啊──!」

  但是還沒結束,水泥地又補了我重重地一擊。不…不對~這不是水泥地補的,而是黑長直又補了一腳,將我踢向了水泥地呀~大概…不只一腳吧?完美的連續攻擊……

  「我…不…行…了……」

  就在我失去意識之前,我知道了一件事……

  今天是……粉紅色的。



  「上鳩君,上鳩君。你不要緊吧?」

  這聲音…似曾相識,比起黑長直的聲音更叫人熟悉一些。而且好像不只聲音,保健室、醒來、陪伴在一旁的女孩,這場景還真是滿滿的既視感……

  我張大眼,跳了起來,看向一旁,果然在我身邊呼喚我的正是我想的那個人,我的青梅竹馬──于白玟!

  「今天是十月十七號嗎?」我開口問。

  「嗯……不是呢…今天是十月十八號喔…」

  「原來不是進入了二周目嗎?」

  「二周目?」

  「也就是繼承了上一輪的情報、能力以及裝備,開始了新一輪的攻略。」我思考了一下,小聲的說道:「還以為是進入了BAD ENDING。」

  「咦?不好的結局?……是…遊戲來著…嗎?」

  雖然說周目的概念起源於遊戲,不過近年來各類故事中以周目為概念來進行十分常見的事。如果只用「遊戲」來概括可不行,而且周目的推演一般都只有主角會繼承記憶,還是仔細確認一下比較妥當……

  「妳……喜歡我嗎?」

  她的臉噗通一聲變成了紅色,頭上還冒出朵朵煙花,雙手在空中胡亂的揮舞著,「上…上…上鳩君再說什麼呀……人…人…人家已經有男朋友了啊~昨…昨…昨天不是還說過了嗎~」

  說了一長串後,白玟似乎稍稍冷靜了下來,稍稍別開了頭,接著繼續說道:「而且…上鳩君,不是也有女朋友了嗎……所以…請不要開這種玩笑…好嗎……」雖然帶有一點指責的意味,不過白玟的語調始終是弱弱的語調,並不是很有殺傷力。

  「對不起……」即便如此,我還是乖乖鞠躬道了歉。

  我想我真的說錯話了,白玟的臉色不太好看。雖然就結果來說,一口氣就把情報給湊齊了,但我應該能用更婉轉一點的方法才對。

  何況…白玟喜歡的不是我,說不定是每個世界裡都通用的設定……

  我抬頭看向了保健室的天花板,發楞了一會兒……

  啊──豁然開朗。

  在每個世界裡都不是喜歡我的設定,不就是路人的設定嗎?竟然如此,我為什麼要在意白玟對我的感覺如何,又或是我對她說錯了話會有什麼影響呢?

  只是…這樣什麼都不說,氣氛很尷尬吧?竟然是跑龍套的路人,那就敬業的說說話呀……什麼話都好,哪怕是廢話也行吧……

  算了,受不了…就讓我先找個話題好了……

  「「那個──」」

  沒想到那麼有默契,同時開了口。

  「「你先說──!」」

  哎呀……還超老梗的同步了呀。

  「「夏鶇她──」」

  然後我們不約而同的笑了出來。

  「連想問的問題都一樣嗎?」

  「我…我想…應該不一樣吧?」

  也是,不管再怎麼同步,沒有道理連問題都是一樣的吧。

  「上鳩君,真的和夏鶇…交往了嗎?」她先行提出了疑問。

  「嗯…嗯……大概吧?」雖然表面上是這麼說,但總覺得有點沒真實感呢。

  「大…概……」白玟皺起了眉頭,似乎不太喜歡這種說法。

  「不是啦~不是啦~妳看看嗎~夏鶇她不是有點奇怪的女孩子嗎~或許她只是想要找點樂子,玩玩而已。所以就算我有那個意思,對方也不見得有那個意思嗎~!」我連忙解釋道。

  「夏鶇她…夏鶇她──才不奇怪呢!」

  不奇怪嗎?只不過是交往的第二天就可以論及婚嫁,完全不按女主角該做的事去做,還不斷破壞我完美的計畫女孩……還不夠奇怪嗎?我冒了幾滴冷汗。

  「夏鶇她…一直是很認真的……」

  認真?認真的喜歡我這個人嗎?

  「人家也…不明白呀……」

  不明白?不明白夏鶇為什麼會喜歡上我嗎?……其實我也不明白。跟青梅竹馬為什麼會有男朋友這種莫名的設定同等的不明白。

  「而且…上鳩君也是…變得好奇怪呀……」

  奇怪?──「等等~不說話不代表我是啞巴呀──我一點也不奇怪吧!」

  她無奈的苦笑了一下,「是嗎……或許是人家…也不瞭解上鳩君吧……」

  我倒覺得沒有那麼嚴重,是白玟自己認真過頭了吧?

  「不過隨意的騷擾女孩子…或是在課堂上做一些奇怪的舉動而被老師約談…那不像是我所認識的上鳩君呀……」

  「人啊──總是會改變的~」我搭著胳膊,語重心長的說道。

  「難道…就不能…像以前一樣嗎?」

  這個以前,是指多久以前呢?孩提時代,一起嬉戲的那個以前嗎?

  不論如何…「那是不可能的吧。」

  「是嗎…可是…像是…以今天的事情來說,是絕對不行的吧!」

  「今天的事?我和妳在保健室見面的事嗎?」

  她用力的搖了搖頭,「才不是這件事!」

  「那麼是哪件事呢?」

  「就是…這個…這個……在走廊上…那個…那個……令人困擾的事!」

  啊!是指我摸了黑長直胸部的事吧?

  「嘖嘖嘖…」我揮了揮食指,「雖然在當下可能是有點困擾的事,不過這可是『標準作業程序』裡不可或缺的一環呀!那份困擾會隨著時間流逝,成長茁壯,最後讓我們的愛情開花結果,是十分神聖的一種儀式呀!」

  「儀…儀…儀式?!才…才不會有女孩子喜歡被騷擾呢。」

  「不,並不是騷擾呀!那是不可抗力因素下的正常肢體接觸。」

  「就…就算是那樣……開花結果……那麼,夏鶇、夏鶇怎麼辦?上鳩君不是說過…花心是不可以的嗎?」

  我有說過這句嗎?仔細想了一想,好像真的有說過……是誤以為要進入橫刀奪愛路線時對白玟說的吧?

  「說是說過,不過不一樣啊。」

  「不…不一樣?」

  「沒錯──決定性的差距!」我指向了白玟,「聽好了,首先是男生和女生是不一樣的!其次是二次元和三次元是不一樣的!」

  「啊…啊?」她似乎有聽沒有懂,於是開口確認了自己的認知有沒錯誤:「是…是指螞蟻和人類是不一樣的嗎?」

  ──完全錯誤呀!


  「螞蟻?為什麼是螞蟻……」我冒了幾滴冷汗。

  「不是有一種說法…說……螞蟻是二次元的生物嗎?」

  「不,完全不同呀!我所知道的二次元生物,不是可愛到不行的、就是帥氣到不行的,當然也有噁心到不行的或著是華麗到不行的──就是沒有像螞蟻這般平凡到不行的呀!」

  「是…是…是這樣嗎?」

  「好吧…我換個比較好懂的說法好了──這是主角和路人間無法跨過的那堵高牆呀!」

  「嗯…嗯…」白玟的兩隻食指反覆輕觸著彼此,代替主人的內心決鬥著。這是不喜歡與人爭執的白玟特有的小動作,看得出來她想試著說些什麼,另一方面卻又覺得在此打住比較妥當。「上鳩君雖然很認真解說,但人家卻越來越不懂了呀……」看來最後是勇氣得到了勝利。

  「我的解說有這麼難懂嗎?」我覺得我有點受到了打擊。

  「也不完全…是那樣……」──對嗎!我對自己的解說還是有一點信心的!

  「不過……」竟然有不過?!

  「每一個人都應該是自己人生故事裡,獨一無二的主角吧?所以…」然後還有所以?

  「不論是誰…都沒有特權……不可以花心的喔…」即便不能理解我的說詞,她依然笑著做出了屬於自己的結論。那笑容,是一如既往,猶如冬陽般溫暖的笑容……

  ──不,區區一個路人,難道妳為這樣就能說服的了我嗎?!

  「瞭解!」掙扎不超過一秒,我便舉起了白旗。

  沒辦法,要是此時硬要唱反調的話,搞不好會把白玟給惹哭呀~這樣不就得花心思去安撫她了嗎?安撫一個路人角色絕對是很奇怪的吧?所以不如隨便答答,這樣比較聰明吧!

  「嗯!」你看她笑得多開心,立刻就被我唬得團團轉了。還合起了雙手,擺出一副「太好了」的樣子。

  「不過……」還來不過?!「就算人家不說,上鳩君其實還是很在意夏鶇的吧?」

  這一定有什麼誤會……

  「上鳩君醒來後,不是馬上就問了『夏鶇她』嗎?」

  「不…也沒有馬上吧?」

  「扣除掉玩笑話~」

  「啊…是啊……」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臉頰,其實只是單純覺得氣氛尷尬,又覺得沒什麼好跟路人角聊的,所以才想把話題轉到女主角身上。

  「那麼…上鳩君…想要問些什麼呢?…關於夏鶇的事。」

  「夏鶇她為什麼會喜歡我呀?」

  白玟苦笑了一下,「這種事…應該要直接問夏鶇吧?」

  這麼說好像也是…而且這傢伙一開始也說過不明白了……那個不明白,果然是指這個不明白吧?──不明白為什麼夏鶇會喜歡上我。

  而且總覺得不止這樣呀……還包括了請求白玟轉達給我的口信……

  『那個……喜歡……不對……那個……總之,放學後可以到頂樓一趟嗎?』

  那個十分突兀的「喜歡」,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小…小…小鳩!」白玟的呼喚聲打斷了我的思考,最讓我驚訝的是,她竟然又用了比較親暱的方式呼喊了我。「雖然不知道夏鶇為什麼會喜歡小鳩……不過…不過……如果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和我最要好的兒時玩伴在一起的話……人家…我…會很開心的!一定…一定…會打從心中祝福你們的!所以…所以……」

  「──請小鳩一定要好好的珍惜夏鶇。」她罕見的放大了音量,強調了這一句話。

  「絕對…絕對…不要做出會讓夏鶇難過的事……就像以前對我十分溫柔的小鳩一樣,溫柔的對待夏鶇…好嗎……」不過接下來不僅回復了原本的音量,還越變越小聲,若不是我聽力驚人,大概會誤以為是蚊子的「嗡嗡」聲吧?

  ──至於這段話,大概就是白玟會特地來找我的原因了吧?

  「那麼…人家…告…告…告辭了……」看來剛剛一連串的台詞,讓她的勇氣指數歸零了,說話又變得結結巴巴了起來。

  「啊?不一起回去嗎?」居然都醒了,身體也一切正常,可不好意思賴在這不走呀。

  「不…不…不太好吧?」

  「沒什麼不好的吧?昨天不也一起回教室了嗎?」

  「昨…昨…昨天,上鳩君…還沒有女朋友嗎……特地來看上鳩君,又一起回去…被人看到了,對夏鶇不太好吧……」

  「五色就沒關係嗎?」

  「嗯…嗯…五色君比較不在意這些,所以…沒關係的。」

  這麼說來夏鶇在意這些嗎?夏鶇也是知道我和白玟的關係,所以才會請白玟幫她帶來口信的吧?雖然我和夏鶇的相處時間不長,不過總覺得她也不是會在意這些的女孩子。

  只是人多口雜吧?也許女孩子那邊或許會比較喜歡八卦些五四三的?這樣想想,白玟的擔憂也不是沒有道理。

  「好吧…我知道了……那麼我就再睡一會吧~」我掀起被單,再次躺回了床上。

  「那…那麼…我先走了,再見。」她向我道了聲再會後,便倉促的離開了。

  話說回來…白玟自己不也是女孩子那一邊的嗎?就不怕被人家說閒話嗎?

  「一直以來……對人溫柔的並不是我而是妳呀。」

  而且還是…

  ──認真過頭的溫柔。
Magic物語 2014-2-21 21:19
「防禦!」蕭札朱連續放了幾個水簾盾,依舊無法完全擋住由四面八方疾射而來的翠綠箭矢,身上的傷痕隨著時間快速增加。

小茉莉緊張的聲音在蕭札朱腦海中響起:「主人,對方用的是木系的召喚獸,水簾盾沒辦法抵擋太久,請趕快找出他的位置,直接攻擊本體才能阻斷他的法術。」

「妳說得容易,可是我現在哪有這個時間阿!」蕭札朱一個翻滾,又躲過兩隻箭矢:「妳不能幫我確定他的位置嗎?」

「對不起……我的能力太弱了,感應不到他的位置……」小茉莉愧疚的說道:「……阿,我想到了,主人,你可以用昨天蒐集到的玄武。玄武的防禦力在所有召喚獸中是數一數二的,召喚他的話應該可以減輕不少壓力。」

「你是說昨天那隻小烏龜?」蕭札朱施法召喚四個水簾盾,這才爭取到時間轉換手鐲上的符石。

心中默念著玄武二字,蕭札朱腦海中瞬間出現召喚獸玄武的基本能力和技能:「這個好!就用這個吧。」

蕭札朱右手結了個印,左手在胸前畫了一個圈,手上就出現了一面茶几大小的龜甲盾牌,心想:「原來這就是玄武的變形技能-木靈龜甲盾。」

玄武所化的盾牌覆蓋面積很大,蕭札朱很輕易的就擋下接二連三的箭矢,也才有時間靜下心來觀察箭矢攻擊的來向。

暗處偷襲的人似乎發現箭矢對蕭札朱無效,於是不再攻擊。但蕭札朱已經掌握到了敵人的位置。

「箭矢看似由四面八方而來,其實不然。敵人為了怕我發現他的位置,所以刻意不從他藏身的方向攻擊,所以唯一一處沒有箭矢飛來的方向就是他藏匿的方向!」蕭札朱冷靜的判斷出敵人最有可能藏匿的地方。

「看劍!」蕭札朱大喝一聲,右手幻化出早已準備好的殺戮魔劍,砍向偷襲者的所在處。

「阿阿阿阿阿!」一聲慘叫,一道身影顯現了出來,對方是位年約二十出頭的女子。女子右手摀住左臂,鮮血從傷口不斷流出。

蕭札朱一下子傻住了,他沒有想到對方是位女性。

小茉莉看了卻急了:「主人,快點攻擊阿!別讓他跑了!」

蕭札朱卻搖了搖頭,對女子說道:「你走吧,我不打女人的。」

女子楞了一下,馬上就回過神來:「謝謝……我叫冥宇,我欠你一次。」

冥宇結了個印,空間瞬間開了個小口。她頭也不回的鑽了進去,然後空間裂縫合起,一切就像沒有發生過一般。






這是一個手機遊戲的,我改成了一個像武侠小說(?) 我自己都不知道像什麼小說了XD
%36%30%43%48%49%50%31%6f%70%31%35%30%52%30%49%74%6a%34

手机版|小黑屋|MyCraft·我的手艺 ( 苏ICP备14010725号-5 )

GMT+8, 2024-7-19 04:55 , Processed in 0.009802 second(s), 4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d On.

Designed by Paddymama and Operated by Lann, Powered by Discuz!

Since 2012

返回顶部